王五四:这届乘客不行

转载 王五四  2018-11-03 15:59 

重庆22路公交车因司机和乘客互殴导致坠江,十几条人命没了,为什么不说十五条呢,因为要等官方先说这个准确数字,否则有可能像山东男子王某一样,“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发生一起煤矿安全事故。21日,男子王某在网上发布消息,该起事故造成21人被掩埋、已确认9人死亡,当地警方以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其行拘。29日,当地官方通报,目前矿工死亡总数上升到21人。 ”

这当然是一起人间惨剧,我不想责备公交车司机,不想责备抢方向盘的女乘客,也不想责备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因为我从来不坐公交车。不是我生活优越,而是我觉得生活在这里,需要有一些生活常识,更准确地说是一些活着的常识,不往人多的地方去,是其中一条。因为太多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自己胆小如鼠惜命的很,却又经常把别人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人往往会催生出很多“反社会”情绪以及“底层互害”的结果,有些人当然值得同情,有些人也是咎由自取,躲着点很有必要。当然更重要的是离一些傻逼成年人远点,他们的一些举动往往是悲剧发生的导火索。

只不过,你可以不坐公交,但你可以不坐地铁吗?不坐高铁吗?不坐飞机吗?不去电影院吗?不去商场吗?不去学校吗?身为鸡蛋,我懂得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却改变不了所有篮子都在一辆车上的宿命。“我们都在那辆坠江的车上”的说法当然能引起广泛共鸣,但我们也不能无视有些人早就换了更高级更安全的车,甚至早就不跟我们在一条路上的现实,那辆坠江的车,是底层的车,那辆车上的人,是底层的人,这是一些奇怪的人,他们熟悉上层社会运行法则,他们了解生存之道,他们懂得如何畏上如何服从,在压力之下他们擅长表现温和儒雅,而一旦回到属于自己生活的那个层级,他们开始本性毕露,对“同车同船”的人充满鄙夷,没有同情之心,认为他们是垃圾人,甚至随时做好了压迫他们牺牲他们的准备,他们像铁达尼号末等舱的人,却没有末等舱的欢笑声,他们渴望一张通向二等舱头等舱的船票,但却不知道那里已是人去楼空,通道也早已封闭。他们彼此仇视,却从不敢把愤怒的目光向上仰望,死气沉沉的公车,更像是一辆疾驶的灵车。要换车,要换驾驶员,要改变行车路线,这些当然都很难,但让车里死气沉沉的氛围或者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气息稍作缓和,不找死不作死顺其自然的死,这点努努力你们还是行的。

这件事情的众多观点里,我认同张雪忠老师的说法,“关于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一干意见人士同声指责遇难的乘客,这真是令人大感意外。乘客花钱坐车是购买运输服务的,他们既没有维护行车安全的义务,也没有受过在行车时处理车内纠纷的训练,为什么要指望他们来阻止事故的发生?假如本来不一定会发生事故,他们的介入反而激化了冲突,我们是不是又要去指责他们呢?”人们的讨论也好,指责也好,目的就是减少此类事故的发生,而减少发生的最有效途径当然不是指责乘客麻木,也不是把每一个司乘人员都当坏人对待,坐公交前要精神科医生检验乘客和司机情绪,这都是最笨最无效最反人类的做法,唯一行之有效高效的就是敦促公交部门,做好司乘隔离、培训司机应急处置能力、道路护栏再结实点或者说合格点,这个不难理解,在很多同类案例中可以看到,司机和乘客发生冲突时,如果司机第一时间减速停车处置,就不会有类似恶果出现。

张雪忠老师认为,“有些社会事件是孤立的个案,比如一个人发酒疯到街上乱砍人,此时只需进行治安处理就好了,并无太多公共讨论的必要。有些事件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公共问题,比如不断出现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相关当事人都是明白人,都是处心积虑地谋求不当利益,只要制度和治理环境改变了,他们的行为模式也会相应改变。有些事件既有个体因素,也有公共因素,重庆的公交车坠江事件就属于这一类:乘客的极端表现主要源于她的个性,但公共交通的安全事关重大,因而也应该具备必要的公共规则,必如对司机的专门培训、必要的车内隔离设置、对闹事者的严肃惩罚等,来防范这些个性因素引发重大事故。在这样的事故中责骂受害的乘客,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从道理上讲,我也认为没必要指责乘客,只是从活着的道理上讲,这些乘客还真是要在险象环生的生活里提高警惕,我倒不是跟新华社一样提倡那种“一脚飞踹”,这一点也不法治社会,但在法治到来前,我们总得有法治一下将我们置于险境的人,不过尴尬的是,这往往会让我们陷入另外一重困境:违法。

我们做人首先要分清生活和生存的区别,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生存,这是不得不承认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在动物世界,人类大概是为了生存而表现的最不要脸最无情的一个群体了,当然这也跟他们从未被好好对待有关,不论是普通公民,还是民营企业家,从他们身上都能看出,不细说。在滴滴专车司机杀人事件时,很多人的讨论焦点不是滴滴公司的管理问题,也不是互联网的畸形发展,而是对准了个体,他们讨论司机,讨论女乘客穿着暴不暴露,美不美丽,仿佛他们天生就是罪犯,就是荡妇。在一起公共事件中,人们的讨论往往失焦,或许是焦点太枯燥,或许是焦点太烫手,或许是超过了他们的能力范围,总之他们感兴趣的不是焦点本身,而是同类个体,他们把每一个人都当成罪犯或者神经病,假如这样,我觉得你们每天都会生活在恐惧之中:外卖小哥随时会给你投毒,快递小哥随时携刀准备抢劫你,开着飞机的机长随时不想活,高铁司机心情抑郁人为制造事故……,反而是那些长期侵害你的,你却总是想,他是爱我的,总有一天他会变好。

群众总是最后背锅的那个,但背来背去无非就是“素质差”这一点,不排队不守纪律随地吐痰随地小便。即便不背这类锅,也会落得个“围观群众麻木不仁”的称号,我总觉得一百多年前的围观群众是无辜的,那时,官家言之凿凿的罪名,冠冕堂皇的判决书,跪地受死的革命党人从不喊冤,我就是要革你们的命,杀我一点也不冤,群众围观了解一下怎么就麻木了呢?反而是现在的群众,越来越不敢围观了。新时代的批评者们抛弃了麻木不仁这个成语,开始用更长的句子批评吃瓜群众了,最常见的是“于是雪崩的时刻,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后来又多了一句类似的,“没有一滴水认为自己会酿成洪灾。”可笑的人类,飘下一片雪花时,你夸我浪漫温馨,落下一滴水时,你夸我清甜可口,现在说翻脸就翻脸。很多人根本没读懂这两句话,什么雪花啊水滴啊,你以为是指你们末等舱的同类吗?从恶的角度来看,你的同类连作恶的资本资格都没,雪花啊水滴啊更像是跻身二等舱头等舱的人,你们永远都只会是受害者。“这话原为遣责与极权共谋的平庸之恶,现在变成猛击各种"素质低下国民"的利器。”(石男语),这就跟前天流行的你在金庸武侠小说里是哪个人物的测试一样,你以为自己的结果是萧峰段誉杨过黄蓉王语嫣,其实你只是那个惨死的老百姓。

现实生活中,有无数人的行为让你气不打一处来,你很想像武林大侠一样快意恩仇,一刀下去将对方了结,像宋江捅了婆惜,像武松宰了门庆,像林冲杀了陆谦……,可这不但解决不了问题,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你问我怎么办?我特么也不知道,我们在同一辆公交车上呢!英雄配宝剑,大英雄配大保健,不做英雄,我选择做大英雄。

本文地址:http://www.exie.info/archives/489.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Exie’s Blog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王五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