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公的面子 王五四

转载 王五四  2018-10-13 09:01 

在我看来,男人对男人的爱,应该是内敛的,就像吴彦祖对金城武的爱:“我想对他说我很喜欢他,可是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这么说,显得很傻。”这大概就是我对蒋友柏的感受。第一次见他,是在小S的《康熙来了》,在节目上小S惊呼:“真是个天杀的大帅哥,可惜已经结婚了。”这大概就叫恨不相逢未嫁时吧,当时很多女性都对他抱着美好的憧憬,类似于那种“好想和你谈一场你妈拿着八千万让我离开你的恋爱”。作为男人,我当时的感受只是,原来不是每个政治强人的后人都是胖子。

我跟友柏第一次线下见面是在宁波,那天雨下得很大,大到像法海抢走许仙那天,像杉菜离开道明寺那天,像马小军说喜欢米兰那天,像肖申克越狱那天。那天蒋先生扑面而来,光头、墨镜,大片的纹身,大块的肌肉,不像纨绔子弟,也不像蒋家贵公子,好像江湖儿女。酒席上觥筹交错,推过杯换过盏,已是兄弟情深,人生初见却似故人来,“平日若无真义气,临事休说生死交”,不像台湾岛来的,像梁山泊下来的。

一起共过事之后才发现,哪是什么江湖大哥,江湖大哥都是散尽千金的,他是散尽千金还复来,这是商界的蒋总裁,做事专注专业,在商言商,他说,“经过十六年的打拼,体会到:自己是佣兵,每次都拼尽全力,所以拿钱不会手软,不然会有二心。而与对味的人打仗不能拿钱,因为会起二意。”所以无论多小的事情,他都能做出大的格局,因为他认为,“很多事我们只会做一次,所以要珍惜”。

一次喝完酒,他说你要给我写篇文章,不要写好话,要多批评,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希望大众能看到一个真实的自己。对于这个要求,我很理解但很为难,一个尽量避免抒情的独立写作者,是不擅长写这类熟人文章的,所以文章拖了很久也没写,况且大众向来是娱乐化的,他们只关注你的帅、你的身份、你的情感问题,他们不关心你的努力、你的一点一滴进步,而谈及其他层面的话题,又会触动一些敏感神经。后来我想通了,与其与群众唱反调,不如顺应群众需求,不再期望写出什么“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文章,就贴一张友柏的靓照即可,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人长得帅很容易,不傻很难,但跟蒋公子交流下来,发现他的三观比五官还正。他是一个有勇气反思,有智慧反思的人,对于过去的时代和亲人,他说,“事实就是在那里,一味地否认并不会就使这些事件从历史记录里消失。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只有以健康的心态正面地面对这些历史事实,并尽量做出补偿;即使我个人因为无能为力而只能以口头方式表达来自隔代的歉意。”他认为,“我只是很单纯地觉得两蒋是人而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会犯错;我们不需要用‘一代伟人、民族救星’这样的‘神格化’赞词去神化他们;我作为一个他们的后代子孙也恳求曾经受过伤害的人,没有必要再用‘独裁杀人魔王’这样的词去宣泄对他们的恨意……”,这是一段既有历史视角和历史担当,又有个体血肉温情的表述。

对于男女情感问题,我们是没有交流的,但是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爱过了就是过了,处理好问题,承担该承担的,我觉得也不枉相爱一场。我只能综合想象友柏的情感世界,他或许是这样的,年少多情时,倾家荡产铸了一把剑,准备喝碗酒就上路,碰巧你在邻桌笑,从此心中无江湖,心中只有儿女情长的你。而年过四十,心中那个江湖依然波澜壮阔,当年那把剑,也呼之欲出,引得主人“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如果友柏是个美食家,那么他在美食界的地位相当于大鹏精在《西游记》中的地位,所有的妖精都知道吃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但只有大鹏精提出了正确吃法:“唐僧不能受吓,否则肉会有酸味,食之得在阴天,烹之得用蒸,最后切片细细尝味方可……。”友柏是最会“吃”人的人,他很懂人味,他常提的一个词就是“对味”,我们共同的朋友朱建说“接触多了才发现,这两个字是他做人的基本态度,以他的经历,不难想象,这种高度简化的准则背后,有过怎样惊心动魄的人生图景。”

李小琳曾说,“我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我觉得这话挺适合用在友柏身上,因为他一直在努力挣脱蒋家第四代的烙印,他想做“第一代”,他身上有种野马想要脱缰的气息,有种精神独立的欲望,见过他的团队成员之后,你还能感受到这种自主独立的背后有宽容在,这种宽容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学文学院为纪念南京大学建校110周年所创作的校史话剧《蒋公的面子》,蒋公请知识分子吃饭,知识分子内心十分复杂,各自内心都有些小算计小把戏,有的人又想保住珍贵的藏书,又想留住清高的名声,有的人爱吃肉爱吃美食,被美食诱惑得坐不住,有的人觉得和老蒋吃顿饭也没啥,与清高无关,这是知识分子内心的纠结,也是他们随时代起伏的命运,但幸运的是,他们至少可以选择,这种选择的可能性,当然是建立在那时的“宽容”的基础之上,不像浙传文学院的赵思运副院长,在新生开学典礼上呼吁重建人文知识分子的“公共价值”信念,说个道义担当不应该成为稀缺资源,就被校方党内警告了。

赵思运说,“知识分子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现在这恰恰是一种稀缺的精神资源。社会责任是一种全民责任,它需要每个人来担当,没有任何人可以找理由选择沉默。”这要放在蒋公那里,蒋公又要请吃饭了,这既是知识分子的面子,也是蒋公的面子。

还好,我在蒋友柏蒋公子这里是有选择权的,我可以选择写,也可以选择不写,我可以写他好,也可以写他不好,我有内心的纠结,怕不写不够义气,也怕写了就不清高了,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里,我更坚定了人格独立的信念。

子孙争气,就是家族的面子,蒋友柏,蒋公的面子。

蒋友柏先生首次个人画展<看我蒋画>,于2018年10月13日开幕,展期一个月,地点:杭州滨江区楚天路225号2号楼2楼,金彩画廊。欢迎前往,不去也没事,人生总会有遗憾,不差这一桩。

本文地址:http://www.exie.info/archives/474.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Exie’s Blog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王五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