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是坏人,只是被社会压坏的人

转载 王五四  2018-08-27 08:27 

中午点了一份千岛湖鱼头汤,里面的香菜用量已经是原来的十分之一了,香菜价格上涨已成事实,诱因则是山东寿光的洪水,而洪水背后,又有着不同程度的人祸因素,这看上去千丝万缕却一脉相承的关系,像极了温州乐清女孩被顺风车司机杀害一事,每一个促使司机痛下杀手的可能性诱因背后,都有着沉重的社会问题的影子。我不是在怪社会,而是告诉大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都给我小心点,欠的债总是要还的,不要说自己从不欠别人什么,有些债在宿命里,旁观者也有罪。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啊”,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电视里就经常性的出现这类宣传,美好生活人人向往,与人为善真诚相待,我也很渴望这么去做,但现在我不得不说,以前坏人坏得很明显,现在坏人坏得很随机,再加上你应该得到的保护都不到位,所以,各位自求多福,平时少干坏事,多留心眼。同时也希望大家不要傻乎乎的要求加强外来务工人员管理、大街上多装一些摄像头等等,问题不在于这些做的不够,而在于管的太多。奴隶自发给奴隶主捐钱买枪维护奴隶庄园秩序稳定,这事看上去很维护社会稳定,但也很荒诞。

这些年写文章的兴致越来越少了,不是素材不够,不是不值得写,而是写了又能如何呢?谁听你的,反而还把你当作社会不稳定因素,满满的无力感,有病呻吟也依然无力。没有话语权的人,写得越欢,看得越欢,越感觉大伙儿像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还好有威士忌,写两篇稿,赚点打赏钱,买两瓶烈酒浇愁。那些给一分钱的,我也没嫌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说什么“你越来越像个要饭的了”,要饭也是有底线和底价的,你给丐帮一分钱,看他不打断你的狗腿。

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追求用户体验,但眼下的境况是,对很多用户来讲,最基本的体验是让用户活着。互联网企业害怕失去用户,却不害怕失去用户的性命,他们当然不是故意的,但他们也没有那么无辜,首先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类风险的存在,即便有些案例已经出现,在他们眼里依然是小概率事件。此外,他们只懂商业模式,却不懂社会运行模式,在他们眼里人就是流量,流量就是估值,而没有好坏和安全危险之分。他们的运营理念就是撩拨用户内心最敏感的地方,却不知道在各种社会压力下,看似最敏感的地方,下面还繁衍深藏着最阴暗的东西。

互联网是个加速器,它既能加速这些危险的释放,也能加速我们与这些危险的相遇。如果没有互联网,一个山东的男孩不可能与浙江的女孩相识并结婚,如果没有互联网,一个四川男子也不可能有机会杀害这个温州乐清女孩,互联网是没有是非观念的,掌握在谁手里就为谁所用,但它应该是有规则的,互联网人是应该有价值观的。可惜的是,即便是最广为人知的老牌互联网公司,也没有一个健康或者说正常的价值观,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嗜血如命的大公司,这当然不仅仅是他们的原因,但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再看那些崭新而年轻的互联网新贵互联网独角兽公司,既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又没有应有的价值观,但却有着一个很高的价格。肯定会有人问,价值观值多少钱,价值观能让企业有一个好看的价格估值吗?以前我们是很难想象会有人类问出这种问题的,但现状就是这类人越来越多,所以我才要让你们小心,这些人可能不穷,但,是穷凶极恶的。

虽然我觉得这次事件滴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其他人也难辞其咎,不能把所有问题都让滴滴扛。我能理解大家恨不得滴滴一夜之间倒闭的心情,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有点像当年喊着让家乐福滚出中国的感觉,一时的情绪宣泄解决不了问题,特别是面对那些可以解决的问题时,还是得认真对待。如果遇到根上的无望解决的问题,挖苦嘲讽倒也是极好的。滴滴宣布下线顺风车业务,撤了几个高管,都只是权宜之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不是什么好消息,而且这也基本预示了,相关的方方面面并没有打算认真解决这个问题以及预防此类问题。有人说坐顺风车是贪便宜,多花点钱坐专车就安全了,这个有点搞笑,开好车的就一定是好人吗?坏人还开不起个专车吗?

在这里,商业问题是无法通过商业手段解决的,因为没有正常的商业环境,还是得依靠行政手段解决,而没有一个正常商业环境的原因也在于过多依赖行政手段,或者说是行政手段介入过多。所以这事,还是很难解决。相对于滴滴司机的危险,其实我有另外一个疑问,送外卖的会不会投毒,有人会说,我跟送外卖的素不相识,也没得罪过他,有什么理由投毒,你再无辜能有幼儿园的孩子无辜?能有小学生无辜?这当然是一个无解的问题,用更严格的包装,也只能减少送外卖的人的犯罪机会,装盒饭的人呢?做菜的人呢?以前这么思考是很可笑的,毕竟杀人偿命,人都希望自己好好活着,可现在,我不觉得这些问题好笑。我这么设想并非瞧不起送外卖的送快递的,而是他们的确承受着比一般人更大的社会压力,高劳动强度和低收入形成的鲜明对比,以及偶尔还会受歧视不被尊重的工作处境,所以我不觉得我那么想是很可笑的。

头等舱的早已逃离,剩下的底层人相互踩踏,那些送外卖,送快递,保安,建筑工人,餐馆服务员,幼儿园保洁员……,你如果依然认为他们从事这样的工作,挣那么少工资,仅仅只是因为他们不够努力,因为他们受教育程度低,那么只会加剧这些人中产生仇视社会者。不是说你对他们态度好一点就能避免这些风险,但你如果觉得自己比他们高人一等,觉得他们是活该倒霉,那么只会加剧这种冲突,而在这种冲突中,权贵基本属于不在场者,冲突的损害范围基本是在底层公共空间,伪中产偶尔卷入,频次也越来越高。

当央视新闻说上游放水不会对下游造成影响,受灾的山东寿光人感觉被抛弃了,当整个社会都在歌颂太平盛世大国崛起,那些在底层挣扎的人,也会感觉自己是这个社会的弃儿,是这个国家的累赘,于是生的欲望和尊严也就荡然无存。他们不是坏人,坏人往往吃斋念佛,往往行善积德,往往优秀楷模,往往高高在上,他们只是身处底层的人,他们只是被社会压坏的人。

插入一则硬广,跟美好生活相关:

一件好的家居用品,的确能给人美好的生活感受,去年帮“伽罗生活”做过两次硬广,效果都还不错,这次他们又找上门来,如果你有个家,给家里添一件“伽罗生活”吧。

“伽罗生活”总体上是一群老实人,出死力做一件挺难的事情:让大家能够用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好看又好用的家居产品。据他们说,他们在卖的产品,都是一家一家地跑工厂,一个一个地对细节,一元一元地抠价格,这样下苦功夫做出来的。懂审美,也能吃苦,像他们这样的人其实不多。扫描关注他们的微信公众号:

另外“伽罗生活”的产品类型也很丰富,所售商品包括亚麻床品、铸铁锅、MCM风格实木床、大理石桌、波斯地毯等等……如果你是个讲究居住环境的人,对他们这种干事的精神有兴趣,可以试着关注。

当然,他们的东西是否便宜,要看怎么比。比如下面这款落地灯,要卖1750,我就觉得算不上便宜,宜家几百块钱的灯很多。不过他们说,这款灯是原汁原味20世纪50~60年代最流行的款式,一般地方找不到,找得到的都在当奢侈品卖;灯杆是用缅甸柚木做的,是能跟着岁月、经久传代的材质;灯杆里是走线的不锈钢钢管;百褶灯罩也不是现代常见的款式。

他们还说,恐怕你搜遍淘宝,跑遍卖场,也找不到一款用真正的缅甸柚木做的落地灯。这么看来,好像也不贵。

本文地址:http://www.exie.info/archives/396.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Exie’s Blog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王五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