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转载 王五四  2018-07-26 00:25 

生活真是越来越操蛋了,操蛋的令人发中指,跟一群脑残生活在一起倒也能慢慢适应,但跟一群流氓生活在一起,实在令人感觉心塞,尤其是那些平日里人五人六,有头有脸,社会脊梁什么的。我觉得这类人在主流圈层横行不是什么社会问题,而是一个环保问题,因为这些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只能算是垃圾。在过去的一天里,“章文”们的表现只能说是垃圾里的不可回收利用品,有些人做了错事,并不抵赖,尚知悔改,也算是垃圾里可以回收再利用的,而章文的百般抵赖并向多位受害女性泼脏水,实在是教科书级的垃圾。人渣越来越多,垃圾越来越多,学会分类识别很重要,还是那句环保口号: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基于其他事情的亲身体验,我能理解很多女性在被侵犯后很难做到第一时间报警,更别说在侵犯过程中激烈反抗,除非她有很强的心理素质或者接受过一定程度的专项教育,所以那些质疑受害者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报警的阴谋论看上去非常脑残,更有甚至说,受害者既然是律师就要走法律途径,干嘛非要搞“网络审判”,这种认知水平,你的大脑基本也可以进行垃圾分类了。根本不存在什么“网络审判”,就像根本就没有什么“舆论左右司法”,舆论不自由,司法不独立,谈何左右,谈何“网络审判”,一些“知识分子”口里的“网络审判”更像是一种让受害者和观察者闭嘴禁声的污蔑。

包括章文在内,很多人对受害者说,你有证据就去警察局告发,不去告发而在网上发言就是没有证据的污蔑,甚至还有一些垃圾说这个女人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女人就是阴险狡诈等等,这些人简直坏透了,他们知道熟人之间的强奸即便保留了证据,也很难定罪,正是认准这点,章文才表现的这么理直气壮,我们以前总是心怀善意说不要痛打落水狗,但这只落水狗更像是疯狗,不仅反咬一口,还要甩别人一身泥点子。走法律途径,只是个人维护自身权益的一种方法,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方式可以采用,即便是受害者的男朋友或者老公选择痛扁章文一顿,也是一种方式,只不过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而已,法律没有禁止你打人,只是告诉你打成什么样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很多人担心关注章文这个垃圾事会分散关注疫苗事件的注意力,甚至存在有人故意转移话题的嫌疑。这完全是想多了,疫苗这事过去已经四五天了,基本已经进入人们关注的倒计时状态了,即便没有其他事件发生,以我对人们的了解,也该遗忘该淡化了,这倒不是人的问题,而是现状是既没有新的关注方引入,也没有新的内情披露,一群围观者又没有任何话语权、监管权,即便没有任何事发生,各位观众和媒介又能站几天?所谓的转移也只是自己给自己台阶下,更何况最高指示已来,大家洗洗睡吧。

我以前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只有被权力强奸的份儿,没想到现在牛逼到可以强奸别人了,我真希望这番话是打横炮,可惜不是,这个群体早就整体垮掉了,但依然有人认为这是污名化他们,这些年不论公共领域还是私下场合,我见太多你们的德行了,没人污名化你们,是你们自己太不争气了,既不学无术,又不知羞耻,该承担的责任不敢承担,不该做的事一件没拉下。名不符实却热衷沽名钓誉,又靠着虚名头衔行骗于江湖,很多女性受害者就是被这些蒙蔽了,提醒下其他女性特别是涉世未深的年轻女性,遇到德高望重的人绕着走,绕不过就说,您德高望自重,否则这些德高望重的人很可能就像章文一样描述你们的关系,“可以理解为一夜情,或者一个女孩子对有点名气的媒体人的倾慕。”人渣,垃圾分类,从我做起。

章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饭局里——特别是男女混杂的饭局,媒体圈、法律圈,公知圈都经常会要喝酒。酒后合影时,搂搂抱抱是难免的。”对此,三圈里都有人出来表示,从未参加过此类饭局,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搂搂抱抱是难免的,饭局又不是夜总会,女宾又不是《舞女》中的舞小姐,“打扮着妖艳的模样,陪人客摇来摇去……,暗暗流着目屎也是格甲笑咳咳”,垃圾。

章文说“这种场合,又喝了点酒,然后大家搂一下,抱一下,合个影,这个事情怎么就到今天就成了我性骚扰她呢。”受害者蒋方舟和易小荷说的明明是被章文摸大腿,章文却轻描淡写为搂抱合影,并点明特定场合喝了酒搂抱是正常的,特定场合很无辜,酒很无辜,合影也很无辜,像我们这样经常喝酒的人更无辜,你特么以为是在《夜上海》啊,“华灯起,乐声响,歌舞升平…,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章文不仅把自己的恶劣行为轻描淡写加以美化,还恶意中伤羞辱这两位被他伤害后勇敢站出来的女性,章文跟记者说,“这两位我都算比较熟悉: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 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又是这种下三滥的“荡妇活该被羞辱”的套路,她交这么多男朋友,一定不是个正经女人,我只摸摸大腿,很纯洁了,就算睡上一睡,也是她咎由自取,这他妈简直是垃圾进了垃圾桶,垃圾里的垃圾啊。我跟蒋方舟不熟,只是微信级好友,但我跟易小荷很熟,我们都爱喝两杯,每次见面也基本都是饭局,但我从没见过她失态,更没见过饭局上的朋友对她无礼,况且易小荷说的很清楚,被章文摸腿是在没有任何酒精的情况下。两个女性受害者,章文说一个女人交很多男朋友,说另一个女人离婚且经常出入酒局,这安的是什么心思一点也不难理解,真是拉低了整个流氓界的底线,用三国时期的政治家诸葛亮的话说就是,“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受害者远不止易小荷和蒋方舟两位,光朋友圈里就有七名女性站出来指认章文的垃圾行径,微博上实名认证王嫣芸也站出来讲述了章文鲜为人知的故事,“我和章文中间有一些共同认识的朋友,有一次在聚会上碰见了,他过来加微信,之后私底下一直约见面,我拒绝了三次,第四次他说下午三点喝个下午茶,出于礼貌,我去了。 ……然后看我坐下不到五分钟就要走后,直接扑了上来。亲吻,抹胸,摸私处,一个动作不落。”章文到底是把自己看成中国历史上多重要和牛逼的媒体人和知识分子了,一般人再饥渴也不至于这么嚣张,值得高兴的是,这位姑娘在章文出现猥琐的行为后,当场狠狠教育了他,“我情急之下做了三件事:第一,迅速攻击他的喉结处,让他离开我的身体。第二,打开了包间的房门。第三,抄起桌上的开水壶,拧开盖子砸了过去。 ”没毛病,遇到这种人,一定要用开水壶,并且拧开盖子,难不成还喊服务员点一杯凤凰单丛泼过去?

坏人也是有朋友的,就像垃圾周围还是垃圾一样,但鄢烈山的出现还是让很多人错愕不已,特别是他那番言论,虽然我一直认为他人不错只是认知太差,但在他就自己那番言论公开道歉之前,在我眼里他只是个垃圾,他说“蒋方舟可不是小女生,她的名气比章文大得多。访日归来的散伙饭局自然都是熟人。她当时只要认真拒绝,章文怎么可能不断摸她大腿,并后续纠缠她?章文绝不是韦小宝,这个“公知”人前尤其是那么多熟人前,他是要顾点脸面的。蒋方舟当时不拒绝不制止,现在在网络上毁人清誉,这个女人真的很邪恶!你们却认同她,以为她很勇敢甚至纯洁!”章文的无耻已经得到那么多受害者的指认,说他顾点脸面和有清誉这不是笑话吗?“只要认真拒绝”,怎么样才叫认真拒绝,拧开开水瓶盖朝他砸过去?拉着章文的手促膝长谈?找个公证处的工作人员现场公证?在国旗面前庄严宣誓一般的拒绝?还是说拔刀相向,或者跳河保住贞洁?在“认真拒绝”四个字里,我分明看见了“贞节牌坊”。烈山,你真的没感觉到自己的可笑吗?还说蒋方舟“这个女人真的很邪恶”,这话像是中世纪欧洲宗教审判员审判“女巫”时说的,你是不是还想用酷刑让蒋方舟承认和撒旦缔约,与冥王淫乱,吃幼儿的肉……,最后用火刑烧死她?鄢老师德高望自重。

鄢老师呼吁我们要保持理智,我觉得我们恰恰很理智,我支持发言要有真凭实据,但是我也相信自己的直觉和经验判断,在“章文强奸”这事上,我当然相信是真的,而且首先要相信是真的,这是女性倾诉被侵害时我们首先要做的,而且这么做跟走其他程序并不冲突,况且还有那么多女性朋友站出来指证章文曾经对她们性骚扰,都是成年人,装什么天真无邪懵懂无知。章文这样的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很垃圾了,但更令人恶心的是他事前威胁受害者,事后抵赖、污蔑受害者。坏人未必都能得到法律严惩,他们可以逍遥法外,但至少不应让他们逍遥于舆论场之外。此外,我想告诉章文的那些朋友,请你们自重,你们平时口口声声说的法治建设,请从身边做起。现在还在替章文说话的知名人物,基本也是同类人渣,早日绝交为好,至于那些根本不把这事当成多严重事的男人,早日分手和离婚吧。

希望女性在面对此类事件此类人时,能够勇敢的站出来保护自己指认垃圾,让他们没有机会再伤害其他姐妹,被性骚扰或者性侵不是你们的错,当然,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会遇险。远离垃圾,清扫垃圾,垃圾分类,从我们做起。

报告一下,昨天的文章被封前收到共计4162.1元,补了一点凑成4200元给了广州性别中心,今天继续推荐几个做女性权益保护的机构的微信公众号。

1、微在不懂爱,

本文地址:http://www.exie.info/archives/359.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Exie’s Blog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王五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